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重生之文娱高手 > 正文 第五十四章 揭晓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

小窍门: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
正文 第五十四章 揭晓



    第三个考验是什么?

    在知道高析和陈启明的关系之后朱子清就有所猜测(重生之文娱高手54章)。当他跟随众人走进林家客厅的时候,不详的预感成真的。

    只见客厅靠门一侧摆放着一张长条形高桌。桌子后面站着一位须发皆白,但精神矍铄面色红润的老人。

    重点是,这张桌子上有一个笔架,架子上一排大大小小的毛笔错落有致。桌子中央铺着一张白纸,隐约可以见到上面的墨团。

    毫无意义,第三个考验是看图作诗。或者说是为画配诗。

    这是朱子清最怕的就是这种情况了。作为文抄公,题材越宽泛越喜欢,可以从记忆里找到意思相近的糊弄过去。

    最怕的就是有细节要求的,要求越多越具体就越不容易找到合适的。应该说就是撞大运一样。

    别看他数次现场作诗写词,好像很轻松的样子。算起来大多都是命题很广的那种,几乎没有限制。他可以轻松从记忆里找到合适的。

    真正困难的只有七宝老街那一次。先是天上的街市,接着又为孙守青的画配了一首诗。

    那次确实是运气使然,让他蒙混过去了。但运气这种东西是最靠不住的,命运女神不可能随时都站在你这一边。

    所以一直以来他都在努力避免这种情况。今天终于躲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第三个考验是为画配诗他早就想到了,在知道高析和陈启明关系的时候就猜到了。

    他请了三位大师做媒,林家也请了三位大家作陪。第一关的李志超和贾其功关系匪浅。第二关的高析和陈启明渊源很深。那么第三关就不难猜到是孙守青的老相识了。

    孙守青是画界的大师,林家准备这么充分,邀请的肯定也是同级别的画大家。纵有不如,也应该相去不远。

    他又不会画画,那位大师肯定不会让他作画。最有可能的就是看图作诗了。

    眼前的一幕,正验证了他的猜想。看着这张桌子,朱子清的心变得沉重无比。

    这张桌子和这位老人就像楚河汉界,把客厅分成了两部分。

    这一面是朱子清一行人。另一面站着林开山夫妇、外婆、林伯旭两口子、陶应双,还有几个朱子清不认识,想来应该是林家的亲戚朋友。

    林开山等人没有上前迎接,只是微笑点头。那意思在明显不过,通过第三重考验才能进行订婚仪式。否则

    明知道林宝儿不可能在这里,朱子清依然忍不住把每个角落都看了一遍。最终还是没有看到熟悉的倩影,心中有些许失落。

    这时,李志超和高析两人带着迎亲队伍越过桌子去到了另一面。走到这位画家面前的时候,他们抱拳行礼:

    “候兄,接下来就看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且先休息,我来和朱小友讨教一二。”画家礼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在这里我要提前恭喜你。朱小友古诗词造诣当世无匹,你的夙愿今日当有望达成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再好不过。”候姓画家目光热切的看着朱子清。

    两人也知道时间紧迫,没有多说,交代几句就来到了林开山这边。

    “开山兄,未能阻住朱小友的步伐,我们有辱使命啊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大师哪里的话,你们肯过来帮忙我已经万分感激。岂有怪罪之理。”林开山暗暗擦了一把汗,你们俩还真想把他拦下是怎么滴。要是真把他拦住了,叫我们怎么收场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要恭喜开山兄,能得如此佳婿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两位不要捧他。小孩子侥幸取得这一点成绩,没什么值得夸奖的。他要和你们学的还有很多。”林开山开怀大笑。

    对朱子清他要多满意有多满意,早就当成孙女婿看待了。被人夸奖,他听在耳里乐在心里。

    桌子另一边,孙守青已经上前和那位候姓画家寒暄起来。

    “候兄,许久未见,风采依旧啊。”孙守青抱拳行礼。

    “孙兄也不差,身子骨还是那么硬朗。”候姓画家礼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没想到最后一关居然由你把守,实在出乎我的意料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也没想到有一天会接手这样的活计。但你知道我有一个困扰多年的难题,今天不得不来碰碰运气。”

    孙守青身躯一震,不敢置信的道:“候兄,你真的把那幅画拿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一幅就是。”候姓画家伸手一指桌子上的画,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候兄,今天是小辈大喜的日子,你这样做会不会太难为他了。”孙守青脸色难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,我这也是实在没办法才出此下策。当年孙兄也有过同样的难题,当能理解我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孙守青想说什么,嘴唇蠕动几下没有说出口,最终化为一声叹息:“就是太为难这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点孙兄请放心,我心中自有分寸。绝对不会为难这孩子。”候姓画家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保证,孙守青才稍稍放心一些。

    “这位叫候乾真,和老孙齐名的画家。”贾其功再次充当解说员。

    “是以前齐名。”陈启明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对,是以前齐名。后来你的一首错误让老孙压了他半头。”贾其功乐呵呵的说道。显然,眼前这个场景让他觉得很有意思。

    “啊?”朱子清傻眼了。他没想到还有这一出,自己不知不觉就得罪人了。不知道候乾真会不会因为这件事为难他。

    “别乱想,候先生是什么人,岂会因为这件事怪罪你。”陈启明看出了他的想法,训斥道。

    朱子清老老实实的承认了错误,他的想法确实是小人之心了。不过心中也松了口气,不怪罪就好。

    “不要高兴的太早。”贾其功好像是见不得他高兴一样,故意吓唬道:“侯先生有一幅画,好几年了一直没找到让他满意的配诗。我看啊,今天他肯定会把这个当考题。”

    朱子清心中一咯噔,不会吧:“这个不会吧。那幅画应该很珍贵才对,侯先生怎么会这么随意就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珍贵,那幅画他整整画了四年多,你说珍贵不珍贵。”

    “您老别吓我。”朱子清咽了一口唾沫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怕了?”贾其功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吓他了。侯先生怎么会把那幅画拿过来。”陈启明终于看不下去了,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候乾真真的把那幅画带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突然在他们身旁响起。三人一愣,瞬间把头转向了说话的人。却是孙守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了。

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页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